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了冷冻卵子?(二…

刘青担心年龄越大越生不出来,这种急迫的心情跟对日后生活的担忧结合在一起,将她逼进了一个恐慌的角落。“我怕老无所依,我怕自己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会很惨,而如果有一个人能来看我,我会觉得很幸福了。”刘青开始思考怎样才能生个孩子,她甚至想去借“种子”,她纠结了很久,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内心还是传统的。我也不想勉强和委屈自己,随便找人个结婚”。冷冻卵子被刘青视为最后的希望,她想趁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将种子留下,以备不时之需。

https://my-ivf-cn.oss-cn-beijing.aliyunc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7/c5c126497eef632b8ed4ee6b4042be14.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w_600#

李梦寒去年去冻卵的初衷则与刘青有一些差别。她30岁,年轻、时尚,养着三条大狗,正处在职场的上升期,也有一个稳定交往的男朋友。不过,她不想早生孩子,冻卵让她觉得有了选择的机会。“女性去冷冻卵子的心态都一样,她们既想兼顾家庭,又想事业成功,两者发生矛盾时,只好把生育年龄往后推,推了以后自然生育的能力就下降了,就会走冻卵的道路。”耶鲁大学干细胞专家、耶鲁大学妇产科与生殖科学系兼任教授林海帆告诉我,在美国大多数冷冻卵子的女性跟李梦寒、刘青有着类似的情况。

只取出了一个卵子

不过,在中国,刘青、李梦寒的想法很难实现。根据卫生部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以下简称“技术规范”),医疗机构禁止向未婚女性提供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其中就包括卵子冷冻技术。规定指出只有两种情况下可以进行冻卵:一是不孕女性在取卵当日,男方取精困难或无法取到精子;另一种是患有恶性肿瘤的女性在治疗前保存生育力。

无法改变的障碍下,刘青只得将目标瞄向大陆以外的地区。她的一个朋友将自己在日本做试管婴儿的医院推荐给了她。刘青去考察了两次,医院在排名不错,且干净整洁,看起来也很舒心。2017年11月,刘青第一次到日本冻卵。检查时,刘青的AMH抗穆勒氏管激素)值只有0.6。这是预测卵巢储备功能的一个重要指标,正常值在2~8ng/ml之间,对于35岁以上的女性来说,AMH值低于0.7,意味着卵子数量库存不足,几乎难以受孕。

刘青仍坚持继续进行促排卵手术。她服用药物以促进生成更健康的卵子。她住在距离医院很近的酒店,以方便去医院验血、检查卵泡的发育程度。但有一件事是必须自己完成的,即在卵泡开始生长之后打针,隔一天打一次,每次打三针。药的包装是日文,刘青看不懂,一切只能按照医生的吩咐来。针头像头发丝一样细,两厘米多长,需要打在肚脐离三寸左右的位置。刘青还记得,第一次打针的时候,她一只手紧紧地揪住肚皮,另一只手却迟迟下不去。刘青在心里默默念着:“都这样了,不打也不行。”眼一闭扎了进去。第二天,针眼处青了一大片。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了冷冻卵子?(一...

上一篇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了冷冻卵子?(三...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联系我们

定制您的试管婴儿解决方案
K31中文版
K31中文版
试管婴儿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