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辅助生殖热度正逐年上涨:平均18 个新生儿中…

据《日经新闻》今年日本产科妇人科学会公布一项最新调查,通过体外受精诞生的婴儿数(俗称试管婴儿)达到史上新高。

人工受孕技术的成熟,仍无法改变日本整体出生儿数持续下滑的趋势。2016 年,日本体外受精出生的婴儿数量为 54110 人,比前一年高出 3109 人。而同年日本的总出生人口数为 976978 人。也就是说,平均 18 名新生儿当中,就有一名是通过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过体外受精而出生的婴儿人数累计达到约 53 万人。日本政府按首相安倍的指示出台一系列鼓励生育措施,希望将人口保障在1亿数以上。

日本试管婴儿

根据 2017 年 9 月日本产科妇人科学会所公布的人工辅助生殖技术(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ART)报告发现使用这项技术的人数自 1985 年开始攀升,而近几年的增长幅度更是明显。

增幅来自几个原因,首先是人工辅助生殖技术逐渐成熟,使得人们对此技术的知识有更多的认识,,加上日本人的初婚、生子年龄持续延迟,导致不孕不育的情况持续增多。在此背景之下,日本各地政府也正加强对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补助。

日本试管婴儿(人工辅助生殖技术)逐渐成熟,试管婴儿成功率有所提高

在日本,目前较为普遍的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分成三种:体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IVF)、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ICSI )、冻融胚胎移植(Frozen thawed embyo,FET)。每项技术都是针对不同的不孕状况,提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这主要是因为日本对于 “生殖补助医疗” 的规定依然相当严格,像是不允许代理孕妈,以及对所谓的第三方精子、卵子的使用都有许多限制。一般夫妻若进行人工辅助生殖,必须确保使用来自双方的精、卵。但某些夫妻就是因为身体上面临问题,因此才有不孕的情况,导致日本的人工辅助生殖成功率目前无法有太高的成长,不过,第三试管婴儿成功率在全世界范围内从技术层面都普遍比一、二代试管婴儿技术高出不少。

晚婚晚育导致日本人自然生育率低

今年,日本内阁府为了应对少子化问题,发布《平成30年少子化社会对策白书》指出日本的结婚年龄正往后推迟当中,同时影响了夫妻生育第一胎的年龄。

2016 年的女性平均初婚年龄为 29.4 岁;男性为 31.1 岁,而夫妻平均生第一胎的年龄是 30.7 岁。若往前回溯至 1975 年的情况,当时女性平均初婚年龄为 24.7 岁;男性为 27 岁,夫妻平均生第一胎的年龄是 25.7岁。由于女性与男性皆受到生理条件的限制,生育会错过所谓的 “黄金期” ,目前晚婚的趋势,许多夫妻都面临不孕不育的状况。

年初所播出的日剧《总觉得邻家更幸福》也恰恰反映了现阶段日本社会不同家庭型态所面临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不孕。故事讲述现年 35 岁的妻子五十岚奈奈(深田恭子饰演)与丈夫五十岚大器(松山研一饰演)结婚之后,一直没能顺利怀孕,到处奔走并寻求妇产科医生帮助的过程。在日本不孕不育的状况,确实成了显而易见的问题,其他国家也不例外。根据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CSI)2015 年的报告,在美国,15 到 44 岁的女性当中有 10% 的人受到不孕所苦。至于全球则有大约 8%-12% 的夫妻有不孕问题,其中 45% 到 50% 的病例是由男性因素所引起的。

年龄问题影响试管婴儿成功率低

以 2015 年人工辅助生殖报告为例,30岁试管婴儿成功率为 21.5%、35岁为 18.4%、40岁为 9.1%、42岁为 4.5%。由此可见,年龄越大通过此技术顺利生育的机率也随之减少。接受治疗的女性有 40% 在 40 岁以上。

各地政府改善人工辅助生殖的补助

自2004年起,受出生率低迷的影响,政府开始为试管婴儿提供补贴,这项补贴在公共保健系统中不可用,只为日本做试管婴儿助孕专用,日本以这项专属权益鼓劲民众生育,包括试管婴儿助孕生育。此外政府正在考虑将其扩展到未婚夫妇。接受者在第一次尝试和限定次数的后续随访中将获得150,000日元(1,362美元)。

日本埼玉医科大学教授石原理(妇产科)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表示:“为了能让患者尽早接受不孕治疗,需要完善育儿支援和经济援助等”。根据内阁府的估计,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治疗费用,平均一次(这并非指一个完整周期,意即确认至顺利生产)就必须要花费 30-40 万日元(约 2.4 万人民币)。如果从进入治疗开始,假设保守估计试了三次才进入怀孕妊娠阶段,就可能要花费 160 万-200 万日币不等的费用(约 12 万人民币)。这对普通上班族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政府出面做各项经济援助与人文帮扶。

《东京新闻》也指出目前在日本产妇科学会登记有进行体外受精等生殖补助医疗的医疗院所超过 500 家,松下和东芝等厂商为女性员工治疗不孕症,提供暂时停职或休假。夏普公司则是提出治疗不孕症可以休产假的制度,还提供医疗贷款;NEC 则是考虑实施治疗不孕症休假等。目前日本各地方政府也通过补助,鼓励不孕妇女进行人工辅助生殖。2015 年 9 月日本厚生劳动省提出将首次人工受孕的治疗补助上限提高 2 倍。2016 年千叶县更提出公费补助女性冻卵。这些政策使得接受治疗的人数逐渐增加。

日本正考虑试运行代怀孕法案

近几年,另一个现实的情况是,虽然体外受精的婴儿数达到历史高峰,但整体出生儿数依然持续下滑。2017 年 10 月日本 “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 对外公布 50 年后的人口估算,2065 年的日本人口为 8808 万人,与安倍政府所期待的一亿人口这个基准,差了将近一千多万人。日本政府目前正在考虑积极制定出 “在一定条件下” 批准代怀孕的法案,绕过当下对于人工受孕必须使用夫妻双方自体精、卵的规定。

日本代怀孕面临民众争议

日本不育夫妇代孕生子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在国内借腹生子。日本没有明确禁止代孕生子的法律,但日本妇产科学会认为在安全和伦理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对这种做法不予认可,所以医生大多不开展这一业务,只有长野县一家医院打擦边球,近5年来实施了五例代孕生子

在日本,对民众是如何看待代孕生子,目前各方看法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一种观点认为,人工受精、代孕生子是对生命的亵渎。正常生育是数亿精子经过竞争,优胜劣汰,自然选择之后,单个强状的精子才与卵子结合,从而诞生强壮的生命。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代孕生子伴随着危险,从医学角度来看35岁以后生孩子的妇女危险性进一步增大,而长野一家医院让50多岁的妇女为女儿代孕生子,代孕妈妈有丧命的危险性。

代孕生子还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医院有可能答应一些不想生小孩的自私的女性,让别人代孕生子,把危险转嫁给别人。此外,代孕生子情况复杂,与代孕妈妈等人发生纠葛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整体来说支持代怀孕的呼声比反对意见略高一点。从有关民意调查来看,目前日本有52.8%有人支持有条件地承认代孕生子。

据日本的文化,日本的伦理观,决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允许的,什么样的情况不被承认,制定出全方面的相关法律,目前还没有看到明确的报道。看来围绕这一问题制定合法的管理规则有些时日定夺

在此背景之下,日本政府正尽快改善人工辅助生殖的政策与环境,毕竟这群国民人口才是国家发展大计根基。

男性染色体异常能赴俄做三代试管婴儿吗?

上一篇

震撼突破:基因也能被改写 家族遗传病从此终结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联系我们

定制您的试管婴儿解决方案
K31中文版
K31中文版
试管婴儿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