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试管婴儿水平分析-我的莫斯科求子之旅

我是2018年10月从莫斯科抱着孩子回国的。前几天没事偶尔看早已经设置为免打扰的试管群中(群里面好几位姐妹都认识超过5年了),好几位想出国寻求第三方助孕的姐妹为去哪个国家,委托哪个机构纠结不已。我不是专家,也不敢说有多少经验,写下二件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供大家在选择海外试管和第三方助孕的时候参考吧。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一个国家辅助生殖水平的高低,俄罗斯第三方助孕是否合法,都是和国情密不可分的。俄罗斯地广人稀,和中国的计划生育不同,他们早早就是想尽各种方法促进生育了。捐精、捐卵、第三方助孕都是合法的,这也就是铸就了俄罗斯辅助生殖的高水平。

我患有有卵巢巧囊,34岁时为了做试管,做了手术切除。但36岁时备孕时,巧囊竟然又复发了!问了好国内好几家三甲医院,都告诉我还是得切了再做促排。可是我身体不好,实在不愿意再动刀了,是否能带囊促排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了。四处打听各国做试管的,偶尔问到一家叫天德海外的机构,他们把我的报告和我的以往病史发到他们在莫斯科的医院-彼得洛夫生殖中心,医院的答复是可以不切巧囊促排!当时让我大喜过望!看了医院的视频后,我果断签约,视频中的K31医疗集团绝对可以称得上高大上!到了莫斯科,我和一对广州的夫妻一起就诊,走绿色就医通道见到了负责我的案子的维克多医生,他说按照道理应该先切除,但是,考虑到我的年纪和巧囊大小,目前带囊促排是比较合理的。如果再切除的话,巧囊还可能复发而且卵巢功能可能受损。我取卵后,维克多医生还特别叮嘱我按期复查巧囊状况状况防止发生病变,好在,一年多过去了,巧囊没什么异常,也懒得再去切了。现在想来,彼得洛夫医院敢于带囊促排,正是技术高明之所在,他们对促排过程的把握有信心。

另外给我深刻印象的,就是我在促排期间,闲着无事,陪同天德海外的莫斯科负责人大冷总一起面试爱心妈妈的过程。天德海外莫斯科办公室并不大,当时是和负责人大冷总、律师安德烈、助理马克西姆和爱心妈妈管理员娜杰日塔先后面试二位爱心妈妈。第一位爱心妈妈是马克西姆和安德烈从奥林堡接来的一家三口,大冷总要再面试确认,第二位爱心妈妈是莫斯科周边的,面试前,大冷总就说担心她不稳定,先看看再说。那天面试的过程很长,第一位爱心妈妈最终获得了大冷总和娜杰日塔的认可,第二位爱心妈妈,大冷总说背景太模糊,不用为好。这次的参与面试,让我深深地认识到,爱心妈妈也都是很普通的人,而这其中的关键点,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集中管理或者什么其他管理方式,而是最开始时的能和什么层次的爱心妈妈合作,不同层次的人有不同的行为逻辑的。正如大冷总评价这次过来面试的莫斯科爱心妈妈,“她的孩子仅仅一岁多,但是她不和她孩子在一起,还是不用踏实”。

回想起来,接孩子那段时间太忙碌了,特别是孩子他爸有事回国之后。那时候如果听从天德海外的建议,从国内带个阿姨过去就好了。给其他姐妹们一个借鉴吧。

俄罗斯试管婴儿多少钱?俄罗斯试管婴儿成功经验分享

上一篇

各国第三方助孕现状比较-俄罗斯第三方助孕合法吗?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联系我们

定制您的试管婴儿解决方案
K31中文版
K31中文版
试管婴儿专家